浅野课长

不入虎穴焉得虎子

什么鬼,怎么问了一下发生什么了就突然被拉上说事儿了

我不是我没有啊??????

2

【Bill Turner/Jack Sparrow】我没你这样的爸爸(???)

简单粗暴一辆车

Bill Turner/Jack Sparrow

二十多岁的威尔的老爸x十六七岁的小麻雀

奇怪的CP【


大概很OOC吧【

大概有大量的私设,写到最后发现时间线有问题,就当我是私设搞的这篇吧2333


以及大概有那么有两个地方联动了八鸡的文XD


正文走这里

\戳我/

23 89

丢个之前写的我x小鹿男的开头…屁都没有的1300字



-

 

  打开门让朋友进来的时候,他果然忍不住发出了声音。

  尽管我在那之前嘱托过让他不要发出太大的声响,但其实这也没什么所谓。毕竟我只是想让他参观一下我的收藏,而我的收藏严严实实地关在笼屋里,即便被朋友夸张的叫声惊醒了,也只不过是不能欣赏他漂亮的睡颜罢了。

  他确实惊醒了,那双乖顺地低垂着的鹿耳还显而易见地扑棱了两下。

  不过这比起他初来乍到的时候要好得多,那会儿光是打开门他就会警惕地缩在角落瞪着进来的人,现在至少如果轻轻地打开门进去,他也不会醒来了。兴许是知道了我除了欣赏并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,才稍微放心了点吧。

 

  朋友还没等我关上门,就急不可耐地凑到木笼前细细打量笼子里的小可怜了,他斜躺在角落里,细长的四只蹄子屈起着搭在一块儿,蓬松的红发大概是有些睡乱了,却看起来俏皮可爱了几分。这大概是他来这儿之后第一次见陌生人,看起来紧张得不得了。啊啊,都开始发抖了,我有些于心不忍,于是上前提起朋友的后领,把他往后拽了拽。

  “你吓到他了。”

  朋友的目光像是黏在他身上似的,就那样死死盯着,一边回答我,“真是漂亮的脸啊,看起来年纪还很小呢……”

  “送来的时候确实说了,还只是个少年而已。”

  我想起那日献宝的猎手谄媚的笑意和眼神中分明流露出的下流,小声地对我说道,还很嫩呢——总觉得有几分恶心,便换了个说辞。

  “这妖怪可不多见啊,听说近两年频频被猎手围捕,都已经要销声匿迹了呢。真不愧是右大臣的长子啊,竟能把这样的宝物养在家里……”朋友像是在奉承,说着便又靠近了些,伸出手像是想从木笼的缝隙里探进去摸一摸他的身子,还没等我制止就忽的吃痛地叫唤了起来。

  我赶紧把他的手拽出来,为时已晚,他的手叫那妖怪的蹄子狠狠踹了一记,倒是万幸没有踢断,却也免不了要肿起一大块了。他大概是被激怒了,嘴里叽里咕噜地骂着些难听的词,想要打开笼门把那恣意妄为的妖怪拽出来教训一顿,又被我拦了下来。

  “停手,好歹是我的东西,你也多少消停一下。”

  朋友瞥了我一眼,像是想发脾气,又碍着实际上的身份不好直接发作,半晌忽然扯出一个阴阳怪气的笑来,“真是浪费啊,您不知道这妖怪为何会频遭围猎吗?”

  我没太大兴趣了解,随口猜测道,“无非是漂亮罢。”

  “啊,是啊,因为太过美丽了,便被抓去做人类的宠物,您难道不是把他当宠物养着吗?还是只作珍品似的观赏呢?这也太浪费了,”他顿了顿,倒吸了一口气,大概是不小心碰到伤处了,大概是气不过,终于瞪了我一眼,“您难道就不想和神女一般美丽的宠物做些快活事吗?”

  我倒是被问住了,平日里花街没少逛,这般漂亮的妖怪养在家里,我却真没想过这档事。用艺术品来形容他倒是贴切的,若是在月夜里衬着月光欣赏那样精致的脸庞,大概就能把所有烦恼都忘却吧,不过兴许也正是他清秀的太过分了,反倒叫我觉得不可亵玩了。

  “我还听过一个传闻,这妖怪若是成熟了,能比年轻时漂亮上百倍、千倍……您不想见识一下吗?”

  “成熟?”

  朋友反倒是不说了,嘴里念叨着今日先拜访到此、就此告辞之类的,一边不快地往外走,我瞥见他手上的伤,本打算说点什么,想了想又觉得他大概在气头上,还是算了。只是转身才说了句那么路上小心,却让他忽然又停下了脚步。

  他慢慢地回过头,对我说:

 

  “不论如何,也请您脱下他的衣裳,彻底地欣赏一番再说吧。”



待续,但我懒得写了














好吧既然你看到这里了就再给你一小段




  我轻轻地端起他的下颚来。这么近的看他也是头一回,之前总是隔着木质牢门凝视他,直到此刻将他的细嫩的脸颊被我摁在手指下,我才发觉自己究竟是在内心的深处怎样的渴望着触碰他……他乖顺地阖着眼,把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的眼睛完完全全地遮掩了去,也真是可惜了,但若是叫他拿那双眼睛瞪着,只怕我心里像会觉得要遭天谴吧。我忍不住开始拿拇指轻轻地摩挲起来,那皮肉确是极好的手感,若是和娇生惯养的女子相比,少了几分柔和,倒是多上几分弹性,光是摸着就仿佛能触及他曾经的自由似的。

  啊,是的,已经是曾经了呢。

  于是我的手指又蹭上他的嘴唇,故意地在唇瓣上摩擦着,还轻轻地往下扯了扯。他全然熟睡着,丝毫不知自己的处境,我不禁有些想看这张脸其他的表情,毕竟自他来那一天,我就没见过恐惧和悲伤以外的神色了……想让他生气、或是撒娇,孩子似的做鬼脸,或者快乐地大笑起来……啊啊、我在想什么呢。明明就打算对这孩子做那样的事,居然还奢望能叫他做回寻常少年的模样?

 为了止住这些异想天开的念头,我也不再迟疑,直直低头亲在他的嘴唇上。那嘴唇像是经过天地万物的润泽,柔软的让我一瞬间便有些陷进去了。


没了

5 3

520快乐【p2车

1 16

真的没有人写星爵x火箭吗

1

锅都接不准我也是笑了,以及你穷并不天然有理。少废话,还钱。

别的不说了,还海紫钱啊:)

帆过十洲:

要被你气笑了,锅都接不准就说自己背。来,咱一条一条来。评论限字数,我很不情愿地转载污染一下大家的首页。


第一个,对,我对你怨气最大的,就是你看不起我写日常。


不过不是你说的聊天中的那一句,我回去消息盒子翻了,当时我确实有点不开心,不过不是因为“你不记得我有短篇”,而是因为你的语气让我觉得“你在质疑我”“我没写过短篇就不能和你说话”,但是你很快就跟我说你翻了一下我的LO确实有很多短篇,所以这事儿就过去了,我也没往心里去。


我对你有怨气的是你的一条LO,大意是“我写日常我也能日更八千啊,但是那个不适合我大概我就是一个好好写故事的人吧。”作为一个手速奇快主写日常的人我感觉我膝盖中了一箭,觉得你是在说我不好好写故事,又想到,当天给你做了目录的一个妹子主动给我做了目录并说“GET催更新技能”,随后一位画手给我画了配图,我感觉这箭是朝我来的可能性更大了。但你毕竟没点名嘛,我也不能说什么,就截图给扶风说我感觉我膝盖中了一箭,扶风说中什么啊就是说的你。然后扶风发了一条LO,大意是“我觉得能写好日常也很棒啊,我和寒枝天天都在十洲的手速下颤抖”,然后,然后你就删了你那条LO。嗯,我觉得99.999%是在说我了。你说我不好好写故事我还不能生气了是吧。


第二个,你穷你有理啊?你没电脑你有理啊?怎么不提你借钱过死线不还的事儿啊?就你缺钱?


1、校对。


我不是没收到过分章求校对的稿子,扶风的自别后就是分章的。但是呢,人家标题是“第一章”“第二章”,我一接过来,舒舒服服按文件名就能排好顺序。属于凌空的那些我换了各种排序方式都特么是乱序的,最后手动加的前标才让它顺过来。行,你说你手机,可是里面还夹着别的文的???你好意思说你认真?


2、目录


我也说了,我个人虽然不喜欢求热度,但是也不反对,就不槽了,你还非得怼回来;以及我槽你让读者做目录也和热度没有半毛钱关系。自己凭空制造一口锅背上说是我扣的我也是服气。


我槽的是两点,其一,读者不欠你的,你凭什么要求人家给你做目录?这条LO我应该是没截图的,反正当时就你那个理所当然的口气,仿佛读者就应该给你出这苦力似的。


其二,你的文都在你的LO里,在你的手机里,自己都懒得翻,我说你对自己的文字不负责不认真没理吗?


3、还钱


你找我校对的时候我表示没时间,你问我给我点钱能不能校出来,我拒绝了,但是你那个口气让我以为你是富二代,后来凌空的STAFF也这样让我以为的。结果一面基才发现你是借钱的啊?还拖着不还啊?


这位和我同城的,好心的画手太太!画手太太!因为你拖着不还钱!把板子卖了!板子!!!你知道是什么吗,就是电子时代的纸笔颜料,是人家吃饭的东西好吗!少废话,还钱,过死线好久了。有时间卖萌装可怜没时间做兼职吗,发传单一天百来块钱都有了,未成年就找爸妈要,凭什么自己的事情转嫁到别人身上?


第三个,抄袭。


调色盘我都删了,事情也过去了,谁都没实锤又是个主观的事情就算了。如果伤害了你的玻璃心我道歉,但是我坚持认为不应该在没实锤的情况下直接去撕抄袭,对写手太不友好了。


吹空调要盖毛巾被:



顶着那个标题实在不舒服,我自己想说的话也在第一句了。


预感一波xfxy,有些事情被撕是我活该,但有些事情还是要解释下。


不嫌长就看看吧,破罐子破摔,已经这样了。


现在才看到这个。


我觉得lo主个人对我怨气最大的,大概是“我看不起她甜文”这一点。


看这个吐槽我只想起了当时我们聊天的一句话,就是我看了她的目录,随口说了一句“哇你有这么多短篇”?我不记得说过没,我很少看靖苏,所以真的不太记得像这种有很多篇作者的太太的作品,如果这个或者我其他不过脑子的话让你有这种感觉,我说声抱歉。而且我也并不是因为“不记得你写过正剧而看不起你这个甜文写手”,我个人理念是任何风格都值得尊重,但我承认我嫉妒你写甜文比我热,可能隐隐约约流露出过这种意思,对不起,是我那时候被阴暗情绪蒙蔽了理智,我认真跟lo主说对不起。我这个人为人尖酸,现在想想,凭什么看不起别人呢,别人认认真真码字,没抄袭没作妖,我有什么理由看不起你呢。明明是自己自卑偏偏要想方设法说别人如何如何,这点的确是我low了,我道歉。希望你以后不要为这件事不开心,真的很对不起。


多说多错,其实我真的吐槽过圈子里蛮多文,但因为不指名道姓,可能容易被误解,但是,我并不觉得“写日常就是没有好好写故事”,老实说,之前我道歉的是我的真实想法,但这个可能是lo主做错了,当然也可能是我记错了。


我承认你付出的比我多太多,我曾经很敬佩你。


但你也不能就此抹杀我的努力,不能说我写文不认真,我写下的每一个字,都是我的心血。


说完私人恩怨,说说接下来的事吧。


第一件,就是关于校对和要读者做目录。


我觉得这两件事,都是我穷的锅。


熟悉我的读者可能知道,我没有电脑,靖苏近四十万字,都是我在手机上写的,早期甚至连超链接都不会放。所以当时找lo主做校对的时候,真的是什么都不懂,蠢得要死,什么都要lo主帮我做,现在想想真的特别……一言难尽,所以lo主吐槽我麻烦她,以及那些具体的事情,我可以说没错,但说我做书不认真,对不起,我知道既然做成了商品,就应该对买家负责,我觉得我的态度如何,一直关注我的人应该都知道,我自认为对每个细节都精益求精。你不能把【我没有条件也不清楚如何打包文档】直接定义为【我做书不认真】,更不能直接定义我说【不认真校对】,我有付费校对,自己也反复校对,这样铁口直断,未免有失公允。你这样说,读者会认为“连打包文档这种事都不愿意做,态度肯定很差”,实际上,并不是这样。所以这种“先声夺人所以你tm哪里都是错的”这种蜜汁滤镜哪里来的???


第二,做目录。我并没有强求读者帮我做,只是发了条lo,问有没有人愿意帮我做,当时有两个读者响应了。其实这个与其说我是想蹭热度,不如说是我想偷懒,当然,如果我自己有电脑,我也会自己做,就这样。


但是我也并不认为这就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错了,我问有没有人愿意帮我,恰巧有些人有时间,又恰巧她们喜欢我的文,愿意帮我的忙,这都能拿出来说?还有那位吐槽我的lo主,最开始是说“要别人认同我就要好好重视我的文”,然后说到这个又说“你把你的文当什么了?”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,我从来都是认认真真对我的文,不看轻也不自视甚大,就算我喜欢卖个萌求点赞又怎样???圈里这样做的人很少???我这样做是丢你脸了还是吃你家大米了让你跟我妈一样训我??去他妈的。


最后一个,也是最重要的一个,抄袭。


当时我发现一篇和我的文很相似的新文开头,很吃惊也很愤怒,于是找了当时是基友的lo主商量,她说可以帮我做个调色盘,做了之后,这篇大概不上四千的开头第一章,和我的一篇文的第一章,相似的细节有十几处,而且逻辑顺序也相似。但是lo主不认同这个构成抄袭,劝我不要挂,我听从了她的建议,也没有挂出来。


私下里的确去找了那个作者,她的反应的确挺让人怀疑,她说她之前看过我写的那篇文的开头,但是不是有意抄,只是脑子里有印象,所以就写下来了。这个回复可能有人会认同,但是我作为当事人,这个理由没法说服我。最后我的回应是:“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你既然知道有这篇文,那你写相似的情节,就算不是有意抄,但也会给人带来误解,这件事始终是不对的吧?”但是最后她也没承认,只说这个是撞梗,我也没办法,她最后说删文重写,我也只好算了。


但是我想说的是,我从头到尾都没在公开场合指责这个人抄袭,这个人自己也只承认“撞梗”,最重要的一点是,这两篇章节大量相似细节的确存在,并不是我信口雌黄,作为写手,都应该知道“抄袭”这个词有多重,希望慎重对待这件事。


你要反挂我我也没办法,问题是我挂过人抄袭吗?这件事是我信口雌黄非要污蔑人小姑娘吗?我有那么闲吗?


至于单方面撕契约,的确是我待的不愉快,被人槽没啥好说的。看来双方都是满怀怨气,早点拜拜也好,至于你说我说太多,我自认为还是最冷静的回应了。


曾经有一个作者说,自己“口业太重”,深夜打下这些字,感慨这话真没错。


以及,如果我曾经有口无心伤害过你们有些人,那我在这里郑重道歉,对不起。


但那些自己先撩者贱的,还是算了吧。


4 175

大开眼界。

1

我怎么能写出这么美丽的句子




然而肉文不一次性写完就再也不会写了【】

5 10

未公开插图发布!(假装自己很正经

去年还是前年……应该是去年吧,去年贩售的靖苏R18小料《长幼终有报》里有两张没有公开过的插图,过了这么久了小料早就卖完了所以这里公布一下这两张插图,有车~

CP是小琰大苏没有车和大琰小殊~←←←请戳超链接


其实我是来混更的【。


9

【虽然非常划水但还是GIF注意】

您收到了平安京美妆博主妖狐先生的示爱!

11
 
1 / 31

© 浅野课长 | Powered by LOFTER